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如花似玉小姨子
如花似玉小姨子

如花似玉小姨子

“林浩,把我們的洗腳水倒了……”丈母娘王淑芬趾高氣昂的用腳踢了踢身下的水盆。

  “稍等媽,我把碗刷完了就倒……”廚房內正在刷完的林浩,低頭應了一聲。

  “你他媽是聾子嗎?我!說!現在就把我洗腳水給倒了!”王淑芬今天回到家心氣兒就特別的不順,臉色黑成一片。

  林浩身軀狠狠一顫,心里的火蹭蹭的往上冒,狠狠的攥了攥拳頭。不待他開口說話的時候,客廳里就又傳來了他老婆,沈惜顏的聲音。

  “林浩,我媽說話,你沒聽到嗎?非要惹我媽生氣是不是?!”沈惜顏的聲音冰冷到了極致,語氣中透著濃濃的厭惡與失望。

  沈惜顏長得不錯,是個大美女,身高168,膚白貌美大長腿,這會洗完腳了,正在往那修長筆直的大白腿上擦潤膚露。她頭也不抬的就對著廚房里正在刷完的林浩吼了一句。

  “真是個廢物,什么也干不了!今天我去跟你王姨她們打麻將,人家的女婿是大公司的高管,人家有車有房的。哎,再看看這個廢物,我氣就不打一處來!真的是連條狗都不如!窩囊廢!廢物!還不如養條狗呢!”丈母娘王淑芬砰的一腳就把洗腳盆給踢飛了,洗腳水倒了一地。

  “林浩!你是要氣死我媽嗎?還不過來把地擦了!跟你結婚就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沈惜顏也是生氣,林浩這個廢物入贅她們家一年來,出去上班都不去,給她丟盡了臉面,她出門根本都不敢跟朋友們說她嫁給的是林浩這個廢物!丟人!

  廚房內正在拿著洗潔精系著圍裙刷完的林浩,身子狠狠一顫。心里的怒火再也壓制不住了,心火一起,猛地把手里剛洗好的盤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怒喝道:“都他么給我閉嘴!”林浩猛地對著客廳里的母女大吼了一聲。

  王淑芬跟沈惜顏,第一次見林浩發脾氣,一時間也被鎮住了,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林浩狠狠的握著拳頭,是,他是沈家的上門女婿,但他更是燕京隱世豪門的繼承人!至于為什么以著他高高在上的身份,還要來沈家做上門女婿?

  那是因為林浩在高中時跟沈惜顏一個班,那個時候,林浩的家族為了鍛煉他,根本就是放養狀態每天只給很少的生活費,那個時候的林浩很多時候吃不飽飯,僅有的生活費又被小混混搶,沈惜顏見他可憐,就經常把自己的飯給他吃。在高中那個懵懂的年代,林浩就喜歡上了沈惜顏。

  大學畢業后的林浩在繼承了家族后,本就想來南江市追沈惜顏,給她一世榮耀。正好的,一年前沈惜顏的父親病危,臨死之時怕自己的女兒沒人照顧,放心不下,也為了能讓沈惜顏繼承他在沈家的財產,于是就招上門女婿。于是林浩也懶得費事了,直接就當了這個上門女婿。

  結婚這一年來,林浩以著滔天的權勢在暗地里,給沈惜顏擋下了很多的麻煩。他生怕沈惜顏經歷喪父之痛緩不過來,所以這一年他就放棄了事業專心陪在她身邊照顧她。給她洗衣做飯,各方面都照顧到了極致!

  林浩本以為自己的付出,沈惜顏會看得到,但誰想到他無微不至的付出,換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看不起,換來的卻是如滾滾江水一樣的侮辱!他現在突然明白了,自古舔狗都沒有好下場!他的心也徹底涼了,所以他決定不裝了!

  誠然他還是愛著沈惜顏,但沈惜顏卻已經把他的心給傷透了……林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扔了圍裙,走到了客廳里。

  這會客廳里的王淑芬才反應過來,直接就炸毛了,滿臉戾氣的指著林浩的鼻子就大罵道:“你你你……你算個什么東西!狗東西!你還敢摔東西了!誰給你的膽子!你有種就跟惜顏離婚,你滾出沈家!”

  林浩沒再搭理王淑芬,而是轉向沈惜顏眼睛通紅的說道:“沈惜顏……我本以為我這一年的付出,起碼會換來你的一個好感。呵呵……沒想到換來的卻是你媽跟你無盡的嘲諷跟看不起。呵呵,我林浩是廢物?呵……離婚?我滾出沈家么?可以!”

  沈惜顏冷冷的看著林浩,皺著眉頭道:“林浩你想清楚,你是真的要跟我離婚?”

  “嗯,你覺得咱們的婚姻還有意思嗎?”林浩緩緩道,眼神深處有著無盡的悲痛。

  “行,那明天早上咱們就去民政局……”沈惜顏點點頭說道。

  王淑芬也點點頭:“恩恩,女兒啊,幸虧結婚這一年來,你都讓這個廢物睡客廳睡地板,沒讓他碰過你,你放心你,媽現在朋友很多,以著你的身材跟長相,絕對能給你找個豪門!風風光光的把你嫁出去!”

  而后王淑芬張牙舞爪的對著林浩罵道:“呵呵,姓林的,你算什么東西!你特么的就是一個上門女婿!離婚?要離也是我們沈家把你掃地出門!不要你!你想離婚是吧?也行,一年前你來當上門女婿,惜顏她爸給了你十萬塊錢,還回來啊,你有錢嗎?廢物!”

  林浩不再看沈惜顏,扭頭看著王淑芬這個惡毒到極點的女人,他真的是忍夠了,他到現在都想不明白,沈惜顏為什么會有這么一個媽!真的是極盡的惡毒!趨炎附勢!

  他甩手從口袋里拿了一張銀行卡,直接砸在了王淑芬臉上:“十萬是吧?老子給你二十萬,密碼是沈惜顏的生日……”

  “誰知道你這卡里到底有沒有錢?你一個廢物哪來的錢!”王淑芬繼續嘲諷道。

  林浩猛然眼露殺機的看了王淑芬一眼:“姓王的,你該慶幸你是沈惜顏的媽!”

  王淑芬突然感覺到渾身一陣冰涼,身子都不由得顫抖了一下,心頭頓時就涌現出了無盡的恐懼來。

  林浩不再搭理王淑芬,而是滿眼復雜的對沈惜顏說道:“明天上午我在民政局門口等你……”

  林浩說完轉身就走,只是快走到門口的時候,身子頓了下,頭也不回的對沈惜顏說道:“哦對了,我的東西都扔了吧,我也不要了,這個門我也不再回來了……”

  林浩深深的吸了口氣:“沈惜顏,我……真的挺后悔認識你的……”林浩說完就砰的一下關上了房門,走了。帶著心里無盡的悲痛走了……

  深夜十點,南江市市中心,九洲集團的頂層辦公室內。林浩手里拿著一罐兒啤酒邊喝邊看著窗外的景色。

  “林總,我買了牛排,您過來吃點吧……”身后傳來了一個非常好聽的女人的聲音。

  林浩回頭一看,就看到他的秘書殷璇兩手托著一份牛排,給他放到了桌子上。

  殷璇也是林浩高中同學,只不過當年的殷璇是個;,比沈惜顏還要漂亮的存在。高中時的殷璇自然是看不起林浩的。雖然她跟林浩是同班同學,但從始至終都沒跟林浩說過一句話。

  只是造化弄人,半年前,當初的;▍s來到了林浩手下的公司上班。在得知林浩是公司總裁之后,就各種暗示各種誘惑林浩。就算是當她知道林浩已經跟沈惜顏結婚后,她也無所謂,她甚至不止一次的說過,只要林浩點頭,哪怕是做他的情人她都愿意。

  殷璇身高170,上身穿著白色的女士襯衫,下身穿著黑色的裹臀小短裙,一雙一米多長的大長腿上,套著性感的黑絲襪,小腳上穿著黑色的高跟鞋,再配上白皙的皮膚,烏黑的長發。此時此刻的殷璇,更加的性感動人,誘惑無比。

  林浩苦笑了下對殷璇說:“算了不吃了,心情不好,這么晚了,你怎么還在公司?”

  殷璇走到林浩身邊拿過他手里的啤酒,擔心的問道:“怎么了?是不是跟沈惜顏吵架了?”

  林浩苦笑著說:“我若說人家看不上我,說我是個廢物,你信嗎?”

  殷璇性感的小嘴微張,白皙修長的手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滿是不敢置信的問道:“不會吧?林總你光是這個九洲集團的財富,在整個南江都是最頂級的了啊。她沈惜顏還看不上么?”

  林浩搖搖頭:“不是的,一年前她爸病逝,我怕她難受就只顧著在家照顧她了。你知道的,我不是喜歡張揚的人,所以我并沒有告訴她我的真實身份,而是暗地里幫她……”

  “那……是吵架了?”殷璇又問道。

  “不,是要離婚了,高中的時候我喜歡她,但這一年她跟她們沈家的人,也成功把我的感情都磨沒了,這一年我幫她沈家的也夠多了,可以了明天就去離婚吧,離了也算是個解脫……”林浩深深的出了口氣。

  殷璇眼神深處閃過一絲的激動,上前摟住林浩的胳膊,修長的黑絲大長腿也貼在林浩身上,小聲道:“那,我可以做你女朋友嗎?”

  林浩皺了皺眉,推開了殷璇:“以后再說吧,我現在心里很煩,你回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殷璇咬著嘴唇,點了點頭,然后就離開了……

  ……

  第二天上午十點,領完離婚證的林浩跟沈惜顏走到民政局門口,林浩正要離開的時候,沈惜顏突然叫住了他。

  “還有事嗎?”林浩冷冷的問沈惜顏。

  這一刻沈惜顏感受到了林浩聲音里的寒冷跟陌生。她心里突然一顫。她也不知道自己剛剛為什么要叫住林浩,就是突然間覺得她好像失去了什么一樣……

  沈惜顏此刻心里很是復雜,因為明明這一年她沒有對林浩動過感情,但她不清楚為什么自己突然之間會有那么一絲的不舍。

  就在沈惜顏張張嘴想要說話的時候,突然一個長得比她還漂亮比她還性感的女人,向著林浩這邊走了過來……

  女人是殷璇!

  殷璇走到林浩身邊,摟住林浩的胳膊對沈惜顏說道:“沈惜顏謝謝你,我喜歡林浩好久了,既然你跟他離婚了,那從現在起林浩就是我的男朋友了。還有請你以后自覺點,如果再敢來騷擾我老公,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沈惜顏震撼無比,她當然認識殷璇。高中時殷璇也是她們班的,是名副其實的;,不管是學習還是長相她比殷璇都差得遠了……

  “你……是他的女朋友?”沈惜顏不信的問道。

  殷璇直接摟住林浩的脖子,踮起腳尖溫柔無比的在林浩的嘴唇上親了一口,然后對沈惜顏說道:“嗯,怎么很驚訝嗎?沈惜顏,我只說一句,錯過林浩是你的損失,謝謝你把他讓給我!呵呵,沈惜顏你這輩子恐怕都不知道你到底錯過了,一個多么優秀的男人……”

  殷璇說完就挽著林浩離開了,從始至終都是一副小女人的姿態,溫柔到了極點。

  沈惜顏站在原地,一時間有些迷茫。因為林浩走的時候,就真的再也沒有看她一眼……

  這時一陣冷風吹來,吹動著沈惜顏的額頭前的長發,她看著林浩跟殷璇遠去的背影,一陣失神……

  ……

  半個小時后,九洲集團的總裁辦公室內。九洲集團的總經理江少銘正恭敬的站在林浩面前:“林總,九洲集團跟沈家的合作項目,第一期已經完成,第二期需要咱們注資五千萬,請您批示,我讓財務給沈家打款過去……”

  林浩合上手上的資料,眼神里含著無盡的悲哀:“行,你去處理吧……”

  等到江少銘走后,林浩苦笑著搖了搖頭:“沈惜顏,這是我……最后幫你了,這個城市我不想再呆了……”

  江少銘眼神一凝緩緩道:“好的,林總,我這就去辦……”江少銘恭敬的退了出去。

  辦公室內林浩點燃一根煙,深深的抽了一口。眼神有些恍惚。

  一年前他把九洲集團搬到了南江市,目的根本就不是為了賺錢,而就是為了幫助沈惜顏的。一年前他就把九洲集團很多項目給了沈惜顏的公司,讓沈惜顏的公司不僅穩定了下來,市值更是翻了一倍。

  所以沈惜顏從始至終都不知道,林浩究竟幫了她多少……

  江少銘回到自己辦公室后,直接給秘書吩咐道:“斷絕九州集團跟沈惜顏公司的所有合作!一分錢都別給她打……”

  江少銘緊緊的握著拳頭,這是他自從跟隨林浩以來,第一次違背林浩的命令!只是因為他比誰都清楚,林浩這一年到底付出了多少!他是林浩的下屬,但也是林浩的朋友,他不想林浩受這種委屈!

  沈惜顏公司會議室內,一身黑色條紋女士西裝的沈惜顏,此刻深深的皺起了眉頭。而會議室內,七八個公司的高管,此刻也是愁眉不展,臉色凝重。整個會議室的氣氛都凝重到了極點……

  此刻沈惜顏的秘書,面色凝重道:“沈總,剛剛九州集團說的是真的嗎?九洲集團真的要跟咱們公司斷絕一切合作?怎么可能啊,咱們合作的不是好好的嗎?”

  這時坐在沈惜顏左邊的公教部經理,緩緩道:“是真的,江少銘親自下令終止的合作!

  這時財務部經理,皺著眉頭說道:“沈總恕我直言,公司現在的資金鏈很緊張,如果一周內九州集團的尾款打不過來的話,咱們公司很可能就會破產……”

  銷售部經理直接就站了起來:“不會吧,要知道咱們跟九洲集團可是簽著合同呢啊,他們要是單方面的撤資,那咱們就去告他們!”

  法務部經理冷笑一聲:“呵呵,你多大的人了,還這么天真嗎?現在的公司,哪一個賺的錢是干凈的?誰的項目都能夠達到最嚴格的標準?別扯淡!人家九洲集團隨便從項目里面挑幾個毛病,理由就夠了。而且退一萬步說,就算是咱們的項目做得沒問題,那你打關系能打的贏嗎?就算是能贏,拖個兩三年的,公司早沒了……”

  直到這時眾人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原來九洲集團的一個撤資,他們已然就到了生死的關頭!

  銷售部經理深深的嘆了口氣,然后目光看向了沈惜顏:“沈總這事恐怕還得你出面啊,九洲集團的單子是你拿下來的……這事只能您親自出馬了……”

  沈惜顏聞言深深的吸了口氣,重重的點了點頭說:“嗯,你們也別著急,我這就去九洲集團……”

  公司眾人的臉色這才緩了緩。而沈惜顏說這話,自然是有著她的底氣。去年她第一次去九洲集團的時候。江少銘對她的態度,那叫一個好,當場就把合同給她簽了。

  而且還有個事才是沈惜顏最大的底氣!那就是去年當她從九洲集團帶回合同后,這合同曾被大伯沈彪跟她大表姐沈雨桐搶了過去。她當時都絕望了,但萬萬沒想到江少銘只認她!別人根本都不認!

  沈惜顏回家特意的梳妝打扮了一番后,就去了九洲集團。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唯漫文學] 回復數字491,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

  到了九洲集團樓下之后,沈惜顏就要直接往里面走。但卻被一個長得漂亮的女前臺給攔住了:“抱歉小姐,您找誰?”

  沈惜顏微笑著說道:“您好,我找江少銘江總……”

  美女前臺很有禮貌的笑著說道:“抱歉,請問您有預約嗎?”

  沈惜顏搖頭道:“抱歉我沒有預約!

  美女前臺臉色就冷了下來說:“那請你出去,沒有預約不能進”。

  沈惜顏一愣,隨即說道:“那我現在給江總打個電話……”

  女前臺冷笑一聲:“在南江市,想見江總的人多了去了,呵呵……你以為你是誰啊?我們江總是你想見就能見的嗎?”

  沈惜顏身子狠狠一顫,還是撥通了江少銘的電話,并且故意的在女前臺面前摁了免提:“喂,江總嗎?很抱歉打擾您了,我是沈惜顏……我在您公司樓下呢,我想跟您談些事情……”

  女前臺見沈惜顏真的撥通了她們總裁的電話,頓時就慌了,驚訝的看著沈惜顏,態度也緩和了下來……

  很快電話那頭傳來了江少銘的聲音:“抱歉沈小姐,請你離開,我不想見你!”

  江少銘說完后,直接就掛斷了電話。沈惜顏,頓時就愣住了。她不敢置信的趕緊又撥了過去,但顯示那邊正在通話中,幾次之后,她明白江少銘已經把她給拉黑了。于是她又發微信,發現微信也被江少銘給拉黑了……

  叫微微的美女前臺看著沈惜顏微信上的紅色感嘆號,頓時就又趾高氣昂了起來,冷笑道:“呵,今天還真是漲見識了,人長得倒是人模狗樣的,沒想到如此不要個臉啊……”

  “你!”沈惜顏手指都在發抖。

  “你什么你!趕緊滾,再不滾我就叫保安了!”美女前臺冷聲喝道。隨著她的話落,門口的保安直接走了進來。

  “小姐請你出去……”保安冷冷的對著沈惜顏說道。

  “不,求你,求你給江總打個電話,就說我是沈惜顏,我是沈惜顏啊,我有要事找他,求你了……”沈惜顏這會算是急了……

  但美女前臺卻根本懶得搭理她,不由得諷刺道:“呵……真是無知,對你而言重要的事兒,你覺得對我們江總重要嗎?”

  “趕緊走,出去……”兩個保安直接就把沈惜顏給架了出去……

  被出門外的沈惜顏,一時之間愣住了。她根本不明白這到底是為什么?本來今天跟林浩離婚了,她心里還挺開心的。但沒想到也是今天她沈家直接就面臨破產的危機了……

  沈惜顏站在九州集團門口,她到現在都不敢相信,她居然是被人趕出來的!沈惜顏內心深處一片悲涼,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為什么以前對她態度特別好的江少銘,如今甚至連見她一面都不想見。

  她現在仍舊記得,去年的時候,她每次來九州集團,江少銘都對她客客氣氣的……

  沈惜顏渾渾噩噩的回到了公司,公司眾人一看她的表情,都是心里一顫。銷售部經理小心的問道:“沈總,談的怎么樣?江總怎么說?”

  沈惜顏有些絕望的搖了搖頭緩緩道:“我……根本就沒見到江少銘,我給江少銘打電話,他直接把我電話拉黑了,微信也拉黑了……”

  銷售部經理渾身一顫,深深的皺著眉頭。過了會后,她突然抬頭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樣,趕緊問沈惜顏:“沈總當初跟九州集團簽合同的時候,到底是誰幫的你?我記得當初我問過你,你根本就不認識江少銘對吧?”

  沈惜顏聞言也抬起了頭,眼中閃過一絲亮光:“對,我不認識江少銘,但江少銘卻直接跟我簽了合同,而且對我十分的客氣。這中間肯定是有人幫我了……”

  銷售部經理眼睛也亮了起來趕緊說道:“那惜顏你趕緊想想,趕緊想想啊……想起來是誰幫的你,到時候你就再去找他……”

  沈惜顏重重的點了點頭,她腦子里開始回憶所有可能幫到她的人。這么多年她在南江市也確實認識不少的人,但想了一圈還是沒想到……

  “讓我好好想想,我現在腦子里很亂,我……我出去走走……”沈惜顏緩緩說道。

  沈惜顏就出了沈家的公司,一路走,一路想。走著走著就走到了家門口附近,正好看到了要出門打麻將的王淑芬。沈惜顏看到王淑芬的那一刻,眼睛一亮!她突然想起來,當初就是王淑芬跟她說的,讓她去跟九州集團談判!

  想到這沈惜顏呼吸都急促了起來,趕緊跑到王淑芬面前,一把拉住王淑芬的手腕說道:“媽,你先別走,公司出事了,九州集團斷絕了跟公司的所有合作!公司快要破產了,當初大伯都談不下來的九州集團的合同,你卻讓我去談,你是不是認識九州集團的人?”

  王淑芬心里咯噔一下,趕緊著急的問道:“女兒你剛剛說什么?九州集團斷絕了跟你公司的所有合作?公司要破產了嗎?你別嚇唬我啊……?”

  沈惜顏都急瘋了,趕緊說道:“媽,這么大的事兒我還騙你干嘛啊?這事兒現在已經迫在眉睫上了,公司的錢都投在了項目上,現在要是九州集團執意撤資我們就真的完了啊……行了別說這個了,你趕緊告訴我,你是不是認識九州集團的人啊?你趕緊去找啊……”

  但王淑芬卻沒有動,而是臉色煞白,她無神的說道:“我……我不認識九州集團的人啊,我……我要是認識,咱們家早就發了啊……”

  “那你為什么讓我去九州集團談判啊?”沈惜顏急切無比的問道。

  “我……我是有人說讓你去談的,但不可能啊,肯定不是他啊……”王淑芬臉色更白了。因為因為她突然想到了一個很可怕的事情!但她心里又不確定!那就是一年前有次沈惜顏給她打電話抱怨跟九州集團有關合作的時候。王淑芬正好聽到了,那個時候她最看不起的女婿林浩跟她說,他有朋友在九州集團能幫上忙。于是王淑芬就跟沈惜顏說了,但根本就沒提林浩的幫忙……

  不怪王淑芬不相信,因為林浩跟她說完半個小時后,那邊的沈惜顏就已經把合同給簽了。她不信就那么短的時間內,林浩就能幫女兒搞定九州集團!

  “媽!你倒是快說啊,到底是誰啊……公司倒閉后,咱們住的房子開的車都會被拍賣的啊!”沈惜顏都急哭了……

  王淑芬結結巴巴的說道:“女兒你別急啊,是林浩,當時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林浩正好聽到了,他跟我說讓你直接去九州集團談就行了,他有朋友在那邊上班……但,但不可能啊,那個鄉巴佬,那個廢物,怎么可能會認識九州集團的高管?所以這事兒不可能啊,這不可能是他幫的忙啊!”

  噔噔……沈惜顏聽聞后,不由得后退兩步,她腦子里第一時間浮現的跟王淑芬一樣。就她那個廢物老公,怎么可能?

  “媽你再好好想想,除了林浩以外,你到底還有沒有跟別人說過?”沈惜顏不甘心的問道。

  王淑芬搖了搖頭說:“當時你給我打電話抱怨的時候,家里就我跟林浩兩個人。我都沒出去啊,除了林浩外,我沒跟任何人說過啊……”

  沈惜顏心里狠狠一顫,難道真的是他?真的是林浩那個廢物嗎?但怎么可能?林浩連個正經工作都沒有啊……

  可是沈惜顏突然想到,今天早上殷璇那種級別的美女,居然都主動要做林浩的女朋友……

  如果殷璇不是林浩找來在她面前演戲的話,那……

  想到這,沈惜顏突然心里一突,因為她雖然跟林浩領證了一年的時間。但她真的了解林浩嗎?

  王淑芬見沈惜顏臉色很不好看,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眾號[唯漫文學] 回復數字491,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于是就趕緊說:“女兒,你也別太著急,肯定不是那個林浩,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廢物認識的永遠都是廢物!別著急,不行的話你就去找你爺爺想想辦法,今天你該高興,那個廢物終于被趕出去了,而且啊你王姨給你介紹了男的,是個總經理呢,家里也挺有錢的,是個富二代,今晚你見一見……”

  沈惜顏聞言搖了搖頭:“算了吧,我沒心情……”

  王淑芬晃了晃沈惜顏的胳膊說道:“女兒啊,你現在公司這么難,正好多認識點人幫忙啊”

  “那……行吧……”沈惜顏深深的吸了口氣。